上甘岭| 海口| 青田| 朝天| 奉新| 察哈尔右翼前旗| 柳河| 泉州| 广水| 新民| 防城港| 曲阜| 巍山| 宜君| 戚墅堰| 海南| 镇巴| 都江堰| 金寨| 九龙| 宜昌| 莘县| 扶风| 番禺| 长治县| 长安| 西盟| 绿春| 霍州| 榆林| 蒙阴| 镇雄| 礼县| 麦积| 平阳| 下花园| 温县| 中山| 来宾| 涪陵| 长武| 临颍| 蔚县| 金平| 商都| 进贤| 兴国| 新洲| 延长| 措勤| 吉首| 湖口| 新化| 平罗| 红河| 什邡| 晋州| 清远| 兴山| 佛坪| 蛟河| 延津| 磐安| 榆林| 肃宁| 环江| 闻喜| 石景山| 山西| 西丰| 孝昌| 阆中| 循化| 临泉| 崇州| 子洲| 五家渠| 宜兴| 德清| 西昌| 盐源| 张家港| 渭南| 吴忠| 达拉特旗| 红安| 吉安县| 屏山| 本溪满族自治县| 巴里坤| 察哈尔右翼中旗| 卫辉| 朝阳县| 安宁| 阿拉善左旗| 朗县| 莱芜| 揭阳| 横峰| 台南县| 福贡| 眉山| 双阳| 兴仁| 和顺| 临江| 罗城| 商丘| 大丰| 陈仓| 黄陂| 长丰| 土默特左旗| 聊城| 白沙| 珊瑚岛| 阿鲁科尔沁旗| 礼泉| 嫩江| 麦积| 青田| 耿马| 景东| 松溪| 和田| 八一镇| 肥东| 德钦| 唐县| 乳源| 内江| 泸溪| 犍为| 华阴| 宣威| 盘县| 中江| 朝天| 黔江| 安泽| 四方台| 普洱| 阿瓦提| 梁平| 五大连池| 宁都| 个旧| 宁武| 永新| 五家渠| 隰县| 满洲里| 福泉| 水城| 新晃| 蓝田| 柏乡| 灵寿| 湖北| 新密| 阿鲁科尔沁旗| 比如| 徐闻| 芷江| 玉门| 汉寿| 小河| 洛扎| 城固| 丰都| 台山| 仁化| 新建| 辉县| 金口河| 绍兴市| 海兴| 齐齐哈尔| 梅县| 安岳| 安吉| 兴县| 弥渡| 花都| 平度| 梓潼| 翼城| 鹿泉| 五寨| 神农顶| 漳平| 长安| 苏州| 永靖| 资源| 克山| 广昌| 梅里斯| 安化| 巨鹿| 翁源| 望江| 朝阳市| 潜山| 古交| 浚县| 调兵山| 汶川| 定边| 松原| 绥化| 理县| 鹿泉| 元氏| 马尔康| 新沂| 昭苏| 通城| 德安| 眉山| 信宜| 越西| 建昌| 普宁| 温泉| 仪征| 平顺| 芦山| 通化市| 逊克| 郑州| 清徐| 三亚| 扎囊| 齐河| 黎城| 祁阳| 甘泉| 太湖| 尼勒克| 金山屯| 敦煌| 新竹县| 万山| 岚山| 株洲市| 金平| 儋州| 黑河| 河曲| 宾川| 泾川| 栾城| 西畴| 桐柏| 诏安| 汝城| 文安| 四会| 大同区| 永春| 郯城| 江孜| 安阳|
首页专题调研》正文
恼心的过剩压力与行业创新的动力
2018-02-22 11:09:31  来源: 科印网

?

11月应邀参加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器材专业委员会组织的2016全国胶印版材行业年会暨印刷器材创新发展高峰论坛,明显感到与

会的企业十分关注行业的发展步伐,也承受着沉重的版材生产能力过剩的压力,与此同时,无论是专业科研机构还是版材生产企业都在自觉响应绿色印刷的要求,积极研发绿色环保的新产品,努力减少对环境的污染。

记得十八世纪德国的大诗人席勒说过一句话:“美好而常青的昨天,永远是过去,也永远会再来。”那在改革开放后迎来的一波蓬勃发展的印刷业确已是美好的昨天,但只要我们齐心努力这“美好而长青的昨天”也一定会再来。

产能过剩的压力

“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是2015年末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2016年全国经济工作确定的目标,印刷版材产业的转型升级显然也得按照这一工作要求来展开。

从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袁建湘副秘书长提供的材料看,2015年全国胶印版材的生产量为3.97亿平方米,较2014年增长2.96%,其中PS版的产量下降25.98%,CTP版的产量增长14.63%,CTP版的产量已经占到了版材生产总量的79.35%。这反映出经过近5、6年的努力,国内胶印生产企业大都添置了计算机直接出印版(CTP)设备,传统的菲林晒版技术已经加速退出市场。

2015年胶印版材的市场销量为3.85亿平方米,产销比达到97%,其中出口占到总销量的四成,比2014年增长12.01%。按照行业专家刘万瑞同志提供的相应数据,版材的出口地几乎遍布世界五大洲,而且,除澳洲外均呈现出持续向上增长的态势,这些都令人感到欣喜。

由传统晒版转向计算机直接出印版固然与胶印企业追随技术进步的步伐有关,但与CTP版材价格的量增价降同样密切相关,因此,对这个行业来说,为了增加市场份额,销售价格下降过快是生产厂家的难以承受之痛。2015年在市场总销售量增长4.23%的情况下,销售额仅增长了3.03%,而且,这还是在低端的PS版销量下降28.17%、技术含量相对较高的CTP版销量上升14.29%的背景下。

按照在这一领域摸爬滚打多年的袁秘书长的说法,激烈的竞争已经导致从事版材生产企业从历史上的80多家下滑到眼下的不到50家,而且还有进一步整合的趋势,但是小企业的离去对去产能的作用有限。经济规律告诉我们,唯有通过淘汰落后,实现新一轮的产销平衡,才能让产品的市场售价落到应有的位置。

事实上也正因为过度降价,导致出口量排位第一的韩国已经开始对我国的版材出口开展反侵销调查,因此,低价竞争是既害人又害己的事,有百弊而无一利。何况,版材的生产过程伴随着砂目腐蚀与酸洗产生大量废水,在政府强调绿色印刷从材料生产单位这个源头抓起后,生产企业在治理上的投入必将进一步加大,有基于此,面对近期出现的铝材价格大幅上扬的不利因素,版材价格也到了应该回归市场正常定价的时候,否则就不存在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数字印刷的冲击

作为胶印版材的行业年会,与会者关注的另一焦点是数字印刷发展对传统胶印可能带来的影响,因为这同样事关版材生产行业下一步的走向。

引发版材生产行业对数字印刷发展的关注是因为有着印刷业发展风向标之称的2016年德鲁巴印刷展几乎成为数字技术在印刷界应用的天下,几乎所有的传统印刷设备供应商通过自主或合作的方式都进入了数字设备的研发领域。与胶版印刷强调水墨平衡,需要有印版与橡皮布转印完全不同,数字印刷走的是喷墨或碳粉静电直接成像的路,所需的耗材截然有别于传统胶印,数字印刷的广泛应用必将影响版材的市场销量。

在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通过专家之口传达出的信息是:鉴于国内数字印刷设备和耗材对外的高度依赖性;围绕着如何解决巨量的碎片化订单与高度智能化的设备需要批量组织生产这对矛盾,数字印刷企业至今还在寻找着合适的商业模式,因此,在短期内国内的数字印刷还难有长足的发展。

毫无疑问,数字印刷有着自身的优势,在满足个性需求、按需印刷、即时交货上有着传统胶印所不可比的长处,但同样得承认的是,尽管数字印刷在幅面、速度、质量上都已经有所长进,但与已经相当成熟的胶印工艺比,现在的数字印刷都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尤其在产品的性价比上,数字印刷产品单位定价的高企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它的健康良性发展,能与胶版印刷较劲的区域还很小,更何况传统胶印也在通过合版印刷的方式努力满足短版印刷的要求,以增强自身的竞争能力,同数字印刷相抗衡。

进化论者达尔文说过一句话:“能够生存下来的,往往不是最强壮的,也不是最聪明的,而是最能够适应变化的物种。”凹、凸(柔版)、平(胶印)、孔(丝印)等传统印刷工艺能够生存至今,说到底是因为它们都有着自己的特色与市场,数字印刷的脱颖而出同样是凭借自身的特长,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些印刷工艺间发生的是凭借着良好的性价比形成的此消彼长关系,而非这一工艺替代另一工艺的关系。这当然为专司印刷版材制造的企业带来了一丝丝的安慰,对他们而言,眼下的精力是在改进生产工艺、努力降低生产与使用过程中的污染物排放上,而非担心数字印刷对传统胶印的快速替代,这个行业还远未到生命的终点。

行业创新的动力

有人说,理念、行动、坚持是成功的三大奥秘,因为只有清醒地认识趋势,在确定工作目标后坚定地付诸行动,即便遭遇到困难仍顽强坚持才有可能取得成功。本次会议给人的印象是:感受到市场压力的胶印版材行业正在加大新技术的研发力度,力求在工艺改善、减少环境污染上做文章,既满足社会需要又尽到企业的社会责任。

作为印刷行业老朋友的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的宋延林研究员继纳米印版后又在开展无砂目印版的研究工作,他还为与会者展示了印刷业可以打开思想禁锢、在更大的天地里延伸发展的方向,比如说开发水性胶印机,摆脱传统胶印VOC排放及颜料生产对环境的污染;利用光子晶体的结构色,发挥其高亮度、高饱和度、永不退色、虹彩现象和偏振效应等特点服务于印刷;采用3D印刷,于二维的平面图像上呈现三维的立体效果乃至虚拟实境,虽说大量的研究工作尚处于起步阶段,但让人憧憬的前程给人以鼓舞,与时俱进的印刷业应该是“永不衰败的行业”。

北京大学化学院的王仁祥教授拿着他的无电解印版小样迫不及待地向与会人士报告他的研究成果,印版生产免去了电解过程也就意味着大大减少了生产过程中的污水排放,有助于环境的保护。当然,无论是选择走无砂目之路还是选择走去电解之路都需要在提高版材的成像线数和耐印率上做文章,不能全面满足生产需要、凸显胶版印刷质量最佳的优势就不能算获得了最后成功。当然,在会后的漫谈中,业内也有不少有识之士就上述试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与顾虑。

日本东丽十年前推向市场的无水印版、柯达公司三年前开始在国内生产与投放市场的腾格里(SONORA)免冲洗版都是迎合着环境保护要求,对印前制版工艺进行了大幅改进,在市场上已经赢得了一些印刷厂的青睐,但即便如此,降低成本、让产品更具竞争力,稳定质量、进一步提高耐印率依然是这些产品面临的一项课题。

本次会议还透露出围绕着胶印走绿色环保道路,除了版材生产企业外,其他相关的许多耗材生产企业也在深耕研发,例如开发出国产气垫橡皮布的上海新星印刷器材公司就改传统的橡皮布涂布生产工艺为橡胶层复合制造工艺,大大降低了用于溶胶的甲苯使用量,他们的目标是尽快摸索出完全不用甲苯的新生产方式。与此同时,新星呼应相对环保的柔性版印刷扩张趋势,积极地在开发橡胶雕刻柔印版材。国内专司胶印油墨生产的上市公司——苏州科斯伍德油墨公司则改传统的油墨铁罐包装为采用环保可再生的纸张作包装,有效减少了固废的处理量。相信只要所有从事印刷耗材生产的企业坚持顺着绿色环保这条路走下去,走绿色印刷道路的目标就一定可以实现。

胶印版材生产行业固然面临着产能过程带来的压力,但压力正在变成开发绿色产品的动力。人类生存的这个世界不可能不要色彩,印刷耗材生产企业的努力在支持着印刷生产工厂“让印刷成为荣耀”;世界同样需要环保,唯有印刷设备及耗材产品的环保才可能让印刷真正成为“永不衰败的行业”。胶印版材行业年会告诉我们,承担着版材生产重任的这个行业的同仁们正在朝着这个目标不断地努力着。

责任编辑: 海闻

泰来苑 上云桥镇 安华大街 建安镇 粟城乡
闸口二村 大松树乡 江苏姜堰市溱潼镇 泰富广场 浙江省